卡泽风

头像是我豆芽神仙画的我爱她

对不住了!我决定从画手转职为表情包手【】

我爱他

学校画的 记不清设定了 bug很多

Sal二连

p2是chatterbox的印象曲绘!

[米优]约定

时枂_给我米优粮:

食用说明

 

开学了简直想死qnq 抽空肝了没啥质量的三千多字给卡泽当生贺,赶着最后几个小时……生日快乐卡泽泽!030

 
 

昨天去西塘玩了!氛围真的是超级喜欢呜哇哇,于是就把西塘当背景啦!里边小优家的咖啡店原型是木言木语咖啡馆,特别棒的一家。

 
 

文风突变+强行结尾,来巴扎黑我们一起戳瞎眼。

 
 

-

 
 

初秋的薄暮。砖瓦矮房拥住翠色河流,浅淡烟雨隐隐勾勒出石桥的影子。快要下山的夕阳如柔和的目光,从低矮稀疏的林叶间探寻进来,抚摩河中漂浮的摇曳烛焰。

 
 

本来十岁的优一郎是可以去享受这一切的。在岸边买上两个莲花灯,偷偷从自家小店里拿上打火机——或者从小贩那儿要一个也没问题——然后跳下不高的石阶驾轻就熟地点燃蜡烛,推进河里目送它离开。

 
 

然而这一切在今天都行不通。在旅游旺季,本来就是要给自家的店铺帮忙,谁知他还一个失足掉进河里,只能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黑发蹿回去。身为家长的一濑红莲抄起鸡毛掸子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顿打,即便旅馆的客人都对他俩行着注目礼。对此,一濑红莲仅仅只是露出温和异常的微笑一边安抚客人与回答问题一边实施家暴,最后把他丢进浴缸让他赶紧洗干净出来帮忙。揉着屁股的优一郎得出结论:红莲就是个虐童的混蛋。

 
 

怎么能顺着红莲的心意乖乖的出去帮忙呢?三下五除二洗完澡,趁着红莲没注意,优一郎迅速从后门溜出来。末了还不忘记冲身后吐吐舌头,沿着小巷一溜烟逃开了。

 
 

天幕终于完全浸染在漆黑当中,淅淅沥沥的毛茸茸的小雨也悄悄落下来。边上两条巷子里是全是酒吧,这时的噪音简直响彻云霄。他捂着耳朵循着那条最亮的街道挤过去,跃进视线的又是一条漆黑的河流。夜空很晴朗,几粒星子悄悄跟随着渔船的波纹。小小的拱桥连接两岸川流的街道,但他想做的只是在岸边的石凳上发会儿呆罢了。

 
 

于是他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然后又呲着牙弹起来。这下他总算是体会到了什么是坐立不安了。

 
 

忽的被牵住衣角。优一郎扭头看过去,是个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大概就比他高一点。再借着商铺灯光的照明,他能看到这男孩是个在这处少见的西方人,明亮的蓝眸正直勾勾地盯着他。“你好。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没、没事。”要是被知道自己是被家长揍的该有多丢脸。

 
 

金发的男孩子有些担忧地又看了他几眼,“你迷路了吗?”

 
 

“没有,我只是来看看风景……”

 
 

“正好,”他退到石凳边坐下,笑眯眯地晃着腿,“我也是呢。介意来聊聊天吗?等家长来实在是太无聊啦。”

 
 

优一郎挠挠头,比起一个人坐着没事干还是找个人聊聊天比较好。

 
 

然后他们开始了攀谈,从周围酒吧的歌手、本地的好吃特产聊到金发男孩的故乡。讲到这个话题,来自寒冷地方的男孩露出希翼而羡慕的表情。

 
 

“要是我家乡也像这里这样就好了,这么温暖湿润,还有河流和渔船。白茫茫的一片雪,一点都不好看。”

 
 

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的?冬天冷的要命,还是湿冷湿冷的,套上三层秋裤都挡不住。即便这样,能见到雪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的。优一郎还是决定闭上嘴不扫他的兴。

 
 

“真的啦,最冷的时候就是滴水成冰。”仿佛是看到了优一郎一脸的不相信,男孩子紧接着补上一句。

 
 

“但是我觉得天天有雪玩挺好的啊。”

 
 

“一点都不好……”他憋了半天,像在搜肠刮肚寻找形容词,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你要是能亲自去一去就明白了。虽然我只在那儿待到六岁就移民到这里来了,但是这种事情我的记忆是不会错的。”

 
 

优一郎露出迷惑的表情,在他尚浅的阅历中他还没见过比江南的冬天更冷的地方。“好吧。”

 
 

金发男孩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电子表,重新抬起头看着优一郎。“时间不早了,你应该回去了吧,父母会担心哦。”

 
 

“笨蛋红莲哪儿会担心,只会揪着我一顿打。”不多说,屁股还疼着呢。不过前半句话话是真的,他还没有在外边待到这么晚过。

 
 

“不会,父母总会担心自己的孩子的。”他无奈地笑笑,挥挥手示意优一郎快走。优一郎犹豫了一会儿,也挥手同他告了别。走到小巷口时优一郎下意识一回头,却寻不见男孩的身影了。这时他才想起来忘记问他的名字了。

 
 

对于晚归的优一郎,红莲罕见地没有实施家暴,没让他过来帮忙而是叫他先去睡觉。优一郎感到世界观仿佛受到了严重的冲击,这还是红莲?

 
 

“臭小鬼,再用那种眼神看我就别睡了过来扫地。”

 
 

优一郎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收回那句话。

 
 

第二天早上优一郎再次溜出门,照例晃进景区买点吃的。他思量着要不要惊险刺激地抄个近路——比如翻个墙什么的。

 
 

然后?然后他就真的这么做了。从早餐店的上方“咣”得跳下来,吓得老板娘差点把正在舀的豆花打翻到地上。

 
 

“混小子,信不信我告诉你爸啊!”

 
 

“老板娘来一份豆花一份油条谢谢——”

 
 

“你没看到人家在排队吗?”

 
 

还真没有。优一郎这时才记得看一看身后,几乎是同时发出一声惊喘。“咦,是你?”

 
 

“你好,又见面了。”男孩子露出柔软乖巧的笑容,“你也来买早饭吗?”

 
 

“的……”优一郎蓦地想起来,早上走的太急好像忘记带钱了,于是快要溢出喉咙的“对”就被他这么生生吞了回去。“没,没有。我就出来走走。”

 
 

接下来的展开就是两人像昨晚那样坐在河边老位置,一个滔滔不绝讲着见闻,另个认真倾听吃着早饭。男孩子对于什么事都充满好奇,偶尔还会发话询问几个问题,但是多数时候他还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

 
 

“豆花味道真不错呢。”他吸完最后两口豆花后捏瘪包装,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发出感叹。

 
 

“对,甜的特别好吃。”优一郎赞同。

 
 

“但是我喜欢吃咸的……”

 
 

又一个不知道甜豆花的美妙的人类。持反对意见的优一郎这么想着,肚子却忽的咕咕叫起来。小心翼翼别开视线,他的脸颊腾得漫上一片绯红。

 
 

男孩子一开始显得有些惊讶,随后起身丢了垃圾,顺便又买了一份豆花。当那份白白嫩嫩的豆花出现在自己眼前时,优一郎的眼里简直就要蹦出星星。

 
 

“请你的哦,请用。”

 
 

天使,绝对是天使,他的背后一定有一双翅膀。优一郎接过以后就是一阵狼吞虎咽,紧接着就被呛了个半死。男孩帮猛咳的优一郎轻轻拍着背,直到他的呼吸再次畅通无阻。

 
 

“作为回报,我请你来我家店铺玩好了!咖啡店、酒吧、住宿都有哦,有好几个分店。我和笨蛋红莲在最大的那个,就是沿着这条巷子一直往里走的那个,一眼就能看见。藤椅特别舒服,还有空调和驻唱。”语无伦次地说完了所有信息,优一郎认真地点点头,表达出对自己话语的赞同。

 
 

男孩子依旧笑得柔软:“嗯,有机会我会去的。”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一直想问的来着但是总是忘记……我是优一郎,叫我优就可以了。”

 
 

“米迦尔。”他咧嘴笑着,“叫你小优——这样可以吗?”

 
 

有点古怪,从来没有人这么叫过他。虽然觉得这样有些像在叫女孩子,但是碍于这份豆花他还是顺从地点点头。

 
 

第三次见到米迦尔是在两天后。他头上顶着一个花环,那是一圈白色的小花,看样子是茉莉,还衬着几片绿叶。这是古镇中随处可见的商品,五元一个。米迦尔的头发本来就有些长,金黄而柔软地卷曲着。配上细腻雕琢的五官和头顶的花环,这下更像女孩子了。优一郎看着看着,竟红了脸。

 
 

米迦尔似乎和优一郎一样,都特别喜欢来这儿的河流边上。看着渔船来来往往,看着水中植物浮浮沉沉,看着莲花灯星星点点似的飘浮。

 
 

“米迦。”

 
 

“嗯,怎么了?”

 
 

“你以后想干什么呢?”

 
 

米迦尔侧着头看优一郎,头上的花环随着动作也向一边歪了歪,于是他伸手扶正。“小优想干什么呢?”

 
 

“我的话想在这里一直住下去,帮红莲开店,没准再写写小说什么的。”优一郎想了想,好像有点没志气。

 
 

“很棒的理想呢。那……我就争取也来这里开店好啦,然后带着小优周游世界。”米迦尔笑得灿烂,露出一排白牙。“家附近的朋友我都不喜欢,这里的人是不是都像小优这样呢?”

 
 

这话让优一郎小小的心忽然沸腾起来,第一次鼓动着对外围世界的渴望。“对,所以你一定要再回来。到时候,我——”他顿了顿,“我请你吃豆花。”

 
 

米迦尔噗嗤一声笑了。“好啊,那我一定要回来。”

 
 

那个时候,或许他们谁都没把这番孩童的约定当真,或许也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优一郎坐在自家咖啡馆里舒适的藤椅上,单手撑着脑袋敲打键盘。说是这么说,但是优一郎还是成为了一名作家,兼职看店。大学毕业后已经过了好几年,他现在只想在这个世界的角落里静静地敲着键盘荒度余生,即便被红莲骂着没出息。

 
 

下雨了,是轻柔细腻的毛绒小雨。优一郎啪得合上笔记本站起身舒展身体,浑身上下的关节都噼里啪啦地发出哀鸣。他盯着窗外的雨景,忽然想到了多年以前的一个金发男孩子。也是那样的雨天,连面容和名字都像泛黄的旧照片一样模糊不清,只有那头金发和碧蓝的眸子依旧清晰可见。

 
 

谁会记得幼稚的约定呢?

 
 

优一郎发出一声无奈的轻笑。也许他是期待的,也许他只把它当做娱乐一笑而过。可以确认的是,从门外的烟雨之中,探进一个人影。

 
 

一句欢迎光临卡在喉咙里,优一郎怔怔盯着金发碧眼背着旅行背包的青年。

 
 

“好久不见。”他眯着眼睛笑了。

 
 

-Fin-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呀太棒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想都觉得那个场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三棒完成了!我实在太拼!【但是不能看】后面接好!